您的位置: 首页 >> 环保新闻

长江源头的环保小卫士

发布时间:2018-10-24 18:09:13  来源:互联网   阅读:0

长江源头的环保小卫士

新华西宁11月15日电(吴光于、侯德强)在被誉为“世界屋脊”的青藏高原腹地,一条发源于海拔6600多米的格拉丹东大冰峰的河流向东缓缓流淌。她看似平凡--因为她只是雪域高原上纵横交错的众多河流中的一条。但对于中华儿女来说,她意义非凡--因为她就是万里长江的正源--沱沱河。

这是万里长江第一镇--唐古拉山镇上平常的一天。初升的太阳跃出了地平线,金色晨辉中,母亲河已经开始结冰的河面上闪烁着耀眼的光芒。河畔的长江源民族小学里,孩子们在老师的带领下,一遍又一遍用藏、汉两种语言大声朗读着“保护长江,保护母亲河”。下课后,他们在老师的带领下,带着垃圾袋,来到了沱沱河边捡拾垃圾。

在他们身后,青藏铁路的一座铁路桥横跨沱沱河两岸,雄伟的大桥下,水流平缓的地方已经结冰。寒风卷着尘土,如利刃般凛冽,辽阔的草原已被吹成耀眼的金黄。孩子们的小手小脸被冻得通红。临近寒冬,附近的牧民大多已经迁到了冬季牧场,草原上只零星地散布着一些牛羊。草原的尽头,连绵起伏的雪山傲立天边,如同一场众神的盛宴。湛蓝的天空里,如莲花盛开般的朵朵白云静观着这片辽阔的土地。

近几十年来,受全球气候变暖、人口增加等因素影响,长江源头面临着一场严峻的生态压力,当地雄奇壮美的巨大冰川加速消退,数千个高山湖泊已经干涸或减小,宝贵的湿地资源正在减少。

长江源小学的孩子们从1999年开始,便在老师的带领下,在沱沱河沿岸开展志愿环保活动。目前这所学校共有29名年龄在6岁到12岁之间的孩子,全部为藏族,高原是他们的摇篮,沱沱河更是孕育他们的源泉。

他们中的许多人并不知道长江对于祖国意味着什么,但却执著地、默默地坚持着他们的活动。青藏铁路边,随时可见他们宣传环保的稚嫩身影;沱沱河岸,一双双小手不分寒暑地捡拾着垃圾。一张张红红的笑脸如同绽放在沱沱河边的朵朵野花。10月底的一个下午,见到了长江源小学二年级的藏族男孩周吉才仁。黝黑的皮肤,高高的个子,头戴一顶鸭舌帽,一双明亮的黑眼睛如黑宝石般镶嵌在他红红的小脸上。自从踏入小学校门,他就成为一名环保小卫队的队员。因为学习成绩优异、积极参加环保活动,今年他被同学们和老师选为了环保小卫队的队长。他骄傲地向展示他的袖标,“长江第一小卫队”的绿色字迹分外醒目。

周吉才仁的家住在沱沱河边。“我们家有好多好多的牛羊,爸爸妈妈去放牛放羊的时候我也会跟着去。”周吉才仁说。他的父亲阿丝说:“我们家世世代代都是牧民,没有沱沱河,就没有这里的草场,没有这条河,我们就放不了这么多的牛羊。”

调皮的周吉才仁喜欢每天放学后和小伙伴们到河边玩耍。“我们爱往河里扔石头,比赛谁扔得远。”他兴奋地说,“但是我们从来不扔垃圾!老师告诉我们要爱护沱沱河,我们经常去捡垃圾。只有沱沱河干净了,我的家乡才会更漂亮。”

对于周吉才仁来说,沱沱河流水的声音是他夜晚的催眠曲,也是他清晨起床的闹铃。他的母亲才卓告诉,周吉才仁刚刚开始说话时,除了会喊爸爸妈妈外,第一个学会的字就是“河”。小时候做了错事挨了打,他就悄悄地去河边蹲着,直到太阳落山才回家。

周吉才仁家里,还有5岁的弟弟和6岁的妹妹。自从成为环保小卫队的队员,他也成了家里的环保监督员。“以前我爸爸妈妈会朝河里倒垃圾,我告诉他们这是不对的。现在他们不倒了,弟弟妹妹也听我的话。有时他们也会和我一起去捡垃圾。”成为小卫队的队长之后,周吉才仁觉得自己除了捡垃圾之外,还应该做点什么。“有一次我看见一个叔叔往河里扔瓶子。我想去拉住他,可是那个叔叔长得又高又胖,还满脸大胡子,我怕他骂我,我就回家了。”回家之后,周吉才仁觉得内疚极了,就把这件事告诉了爸爸。爸爸说:“你在家里都敢教我们爱护环境,怎么出了家门就胆小了?”这句话一直萦绕在周吉才仁耳边。几个星期后,当另一个准备往河里扔垃圾的人出现在周吉才仁眼前时,他立刻跑上去拉住了他的衣袖。“我对那个叔叔说,我们小孩都懂得爱护环境,你是大人应该给我们做个榜样。那个叔叔听了就笑了,然后把他的一袋垃圾全放回了车里面

长江源头的环保小卫士

。”

周吉才仁喜欢温暖的夏天。“到了夏天,我们这里天蓝蓝的,河水清清的,我们的牧场上草绿绿的,我可以在河边玩上一整天。”夏天的草原上开满五颜六色的野花,周吉才仁会采上一大把送给妈妈和妹妹。“有时我还能找到蘑菇呢!”他说。

然而,小男孩并不知道家门口的这条河将会流到什么地方,当他从口中听到“长江”和“大海”两个词时,清澈的眼睛立刻睁得大大的。他不停地询问是不是长江流过的地方也有和他一样的小朋友,大海边是不是也有成群的牦牛和绵羊。

“等我长大了,一定要去长江流过的地方和那里的小朋友一起玩。我要教他们唱我们的歌,跳我们的舞。我还想学游泳,长大了去大海里面游!我们这里的水太冷了,只有牦牛敢到河里去洗澡,如果我去的话会被冻坏的。”说到这里,他腼腆地笑了。

长江源民族小学唐古拉山镇教学点的负责人东珠才仁老师也是一名在沱沱河畔土生土长的居民。44岁的他本来已经于去年被调到了格尔木市工作,今年他又主动要求回到学校继续任教。“主要还是舍不得这条河,舍不得我们的小队员。”他说,“在我的记忆中,沱沱河水一直都是清清的,最近这二三十年,镇上居民多了,往河里扔垃圾的人也多了。自从1999年我们成立了小卫队,孩子们给大人们做出了榜样,他们也不好意思再乱扔了。现在河流两岸的环境比过去好了许多。”如今的沱沱河沿岸,藏羚羊、藏野驴、藏原羚、野牦牛、白唇鹿等野生动物自由地栖居在雪域高原广袤的大地上。对于环保小卫队的小朋友们来说,它们是美丽家园里最亲切的朋友。

“我们的河里有好多鱼,但是老师告诉我们不能去捉他们。那些小鱼的家在河里,离开了它们的妈妈一定会很伤心的。”周吉才仁说。

近年来,随着国家用于长江源头地区生态环境建设的投入力度的加强,唐古拉山镇建成了大面积草地,并在这些小志愿者参与的环保项目的推动下,目前的长江源生态环境得到了一定恢复,水源环境好转,大面积湿地得以保护,环保理念深入人心,过度放牧和捕猎明显减少。

这一天,在东珠才仁老师的带领下,小队员们又出发了。寒风中,带着美丽的“高原红”的小脸上洋溢着纯纯的笑容。一张张宣传环保的传单被送到了来往司机和镇上居民的手中。一袋袋捡拾来的垃圾被孩子们搜集到了一起,等待下一步的处理。当不远处青藏铁路线上一辆进藏列车呼啸而过,孩子们整齐地举起右手,向“天路”来客致以少先队员的敬礼。

标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