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首页 >> 环保家居

环评腐败光断腕治不好

发布时间:2018-08-07 10:34:39  来源:互联网   阅读:0

环评腐败,光断腕治不好

2007年,杭州爆出建国以来最大的环保腐败案,涉及90余人,杭州市环保系统普遍存在利用环评项目审批权,以20%到40%不等的比例收取环评管理费的现象。

治理污染,如果不能首先把环评腐败治理好,那就相当于丢了羊,不断补牢,却没有发现羊圈的门是坏的。

十年前,环保部还是环保总局,当时的环保总局副局长潘岳,开始接管环评工作。接管没几天,他便发现环评是环保总局的一把没有用好的尚方宝剑。《环评法》于2003年颁布实行,但当初还并没有发挥其应有的作用。

2005年、2006年、2007年,潘岳三次掀起环评风暴,尤其是2007年的第三次环评风暴,力度之大更是被称为“飓风”,不仅公开处罚82个超大投资项目,还实行区域限批政策,也就是所谓的“连坐”。三次环评风暴,使环评成为了环保部门最硬、也最实际的权力。

十年之后,“环评风暴”再次掀起。不过,十年前的潘岳估计想不到十年后的环评风暴指向的是环评领域的腐败。今年2月,中央巡视组向环保部反馈专项巡视情况,反馈的重点内容就是环评腐败。中央巡视组提出了包括未批先建、擅自变更环评报告,领导干部及其亲属违规插手环评审批,环评技术服务市场“红顶中介”,环评机构资质审批“花钱办证”等六项环评领域的主要问题。

环保部成为世界上最尴尬的四大部门之一,有两大原因,一是后置性的惩罚性措施不得力,其二便是前置性的环评制度腐败。环保部门是没有牙齿的老虎,这个说法是不准确的,环评就是环保部门的狼牙利齿,它对工程项目能否上马具有实质性的一票否决权。只不过,这副钢牙被玩坏了,没有真正承担起阻止污染项目上马、从源头预防和控制污染的重任。围绕着这块肥肉,诞生了一条包括项目业主、环评机构、地方政府部门在内的环环相扣的利益输送链。

在中央巡视组指出环评领域腐败之前,环评腐败就已经多次进入公众视野,环评也已然成为了环保部门一个沉重的包袱。2007年,杭州爆出建国以来最大的环保腐败案,涉及90余人,杭州市环保系统普遍存在利用环评项目审批权,以20%到40%不等的比例收取环评管理费的现象。2010年,环保部抽查了全国20个省份的75家环评单位,其中有30家存在问题,比例甚至高达40%。环评机构甚至被部分业内人士称为“一滩烂泥”。

环评腐败与环评相伴相生,而环保部也早就意识到了环评领域的问题。2008年,潘岳就曾公开表示要让环评机构与环保部门“完全脱钩、彻底脱离”。脱钩也一直在进行,2014年的数据显示,截至2013年底,103家改革试点单位中,有47家完成改制,16家退出环评市场,但这离之前设定的目标还有很大距离。虽然一直在改革,但是推进缓慢,环评腐败并没有得到有效的治理和改善。

环评腐败治理之难有体制的积弊,一方面源于环评机构大都属于事业单位,且与政府部门有着千丝万缕的联系,很难做到彻底切割,而且业已成为了一个难以撼动的利益集团。另一方面,环评机构的乱象,与入行门槛低所导致的环评机构鱼龙混杂难脱干系,这就又陷入一个悖论,面对着日益增长的环评需求,现有的环评机构、环评师已经难以维持,提高入行门槛只会加剧环评事务供不应求的局面。

治理污染,如果不能首先把环评腐败治理好,那就相当于丢了羊,不断补牢,却没有发现羊圈的门是坏的。陈吉宁部长履新一周,环保部就公开通报查处63家违规环评机构和22名环评工程师,上任一月,环保部先后发布了4个有关整治环评腐败的通知,要求全国环保系统环评机构在2016年年底前实现全面脱钩。新官上任的三把火,第一把火就烧在了“环评腐败”。这些举措都是要以壮士断腕的决心,彻底割掉环保部门的包袱,关上门再补牢。

这是环保部内部治理的第一步,但也只是第一步,环保系统与环评机构在形式上脱钩了,但环评领域内人员之间的利益关联并不一定就能真正斩断。脱钩了也并不就能保证作为第三方的环评机构一定能够以对公众、对环境负责的态度展开环评工作

环评腐败光断腕治不好

,毕竟环评机构依靠企业的环评费运营,还是可能受到利益的干扰。

如果不能保障公众的广泛参与,提高公众在环评中的话语权,让环评在阳光下公开透明地运行,并且彻底扭转“重审批、轻监督”的状况,环评恐怕依然很难做到公正,依然很难完成预防和控制污染的使命。但是环评又是一个小圈子内的专业问题,公众的参与可能热情有余而专业能力不足,这就又给环保部门提出了新的任务。治理污染要从治理腐败开始,是一个腐败问题,但它也是一个民主问题。

标签: